喝水吗你

______________我就要你站在这里

     你看起来很爽快,很外向,可是一个人最微不足道的部分是外露的行为和语言,真正的生活藏在你的脑子里,除了你自己,没有人知道。

 龙应台说,人生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的无猜忌的同侪深情,在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时才有。

    如今看来我的平原时光在初中毕业后就度完了,嬉笑怒骂,不计得与失,不嫉妒不鄙夷。,钱钟书说情妇虽然要新的才有趣,但朋友还是旧的好,真正友谊形成,并非由于对方有意的拉拢,而是带些偶然和不知不觉。

     如今的我们讲交情,揩面子,目的不在朋友本身,只是把友谊作为可利用的工具,取方便的法门。有俗语说,朋友多,路好走。的确有一定道理,但当自己怀着一颗自以为真挚的心,暗中播种查看审阅经过你身边的人,他们都可以成为你的朋友吗?当你以为自己可以呼朋引伴,可以在生日会上收到一大群祝福与礼物时,可以与其从探讨人生哲理到旁边女孩的罩杯时,时间这只候鸟一直等待着给你们的友谊致命一击。

    我也不知道,朋友的意义在哪?但我知道,能给身心利益的人,未必就算朋友,朋友的益处,不能拈斤播两的讲,真正的友谊,是比精神或物质的援助更深微的关系。

    昆德拉认为,友谊存在的唯一理由是提供一面镜子使另一个人可以观看自己过去的形象。可每个人对友谊的定义与尺量不同,理由也大多不同。小学时听过一个关于友谊的故事,有一个人犯了死罪临死前不放心自己未成年的儿子觅,告诉儿子逃去找自己的一个朋友和半个朋友,分别叫唳和孭,儿子找到了唳,唳为了帮助觅逃难,变卖了自己一半家产。觅为逃追捕找到了孭,孭知道了实情后,让自己的儿子代替觅进了囚房。

    人和人,永远无法相通,独立出生,独立去死,文献历史里有关于高山流水的故事,有竹林七友,品性相同的人,的确更容易成为朋友,他们的友谊更容易在长长久久的岁月中存活下去,但无论如何,到底彼此都是独立的个体,哪怕是马克思与恩格斯,他们的人生结果也不尽相同。

    每一寸光阴都是一座连全能的上帝都无法复制的大厦,社会在变,人也在变,谁变成什么样,都不好说。毕竟,除去生活,别无财富。

评论

© 喝水吗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