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吗你

______________我就要你站在这里

11.15

2014.11.15星期六
坐在火车上看日出,一切那么好,金色的光穿过云层,火车穿过城市和乡村,窗外是静默的,空气冷冽而清新。火车里是嘈杂的,空气因封闭而浑浊。
随便坐上一辆火车,无论它是去哪儿,只要它一直在开动,窗外是一片平坦开阔,太阳缓缓升起,远处伫立着的雪山,宁静而神圣。
这世界上很多人的一生都是静默着的,他们活着,没人关心,死了,没人记得。他们就像浅滩上的字,岁月的浪花打来,一切就像是被格式化。而伟人们的事迹就像刻在石头上的字,一时不会磨灭,但在长长久久的洗刷下,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在玛利亚•杜埃尼亚斯《时间的针脚》里有这样的话:“我们的命运可以是这样,也可以是完全不同的结局,因为我们的生活没有在任何别的地方被记载下来。也许我们甚至不曾存在过。或者存在过,但没有人知道。不管事实如何,我们永远站在历史的背面,在密密麻麻的时间的针脚中,真实而隐形的活着。”
现在是公历2015年1月19日快九点,我坐在朝南的窗前,听见车碾压马路而过的声音,压迫的气流声,滴滴的车铃声,对面四楼的小孩喊叫了一声,又大声吵了几句,声音渐渐下去。
上一次开怀大笑又是在何时?
一个人有信仰,是因为寻求寄托,有些人信基督,有些人信清真,有些人信佛,还有人信马列。信仰若不纯真便不叫信仰,它容不得有一丝断裂,不能有中间化,是则是,不是则无。人们信仰它的缘由是因为觉得它关乎自己的生命与生活,信仰关乎人类生存,而一旦上升到人类角度,人们便无法沉静,思想犹如河流,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和流动,鲜有人单凭己力矫正一条河流。

评论
热度 ( 1 )

© 喝水吗你 | Powered by LOFTER